中心动态
中心概况
学术研究
礼乐文化
学习资料
礼乐推广
礼射论坛

礼乐文明下的乐器与秩序

礼乐文明是中国古代文明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周公制礼作乐,主要的功能是规范和教化。礼乐制度以“礼”来区别宗法远近等级秩序,同时又以“乐”来和同共融“礼”,用以维护社会秩序上的人伦和谐。礼和乐相辅相成,构成了一个完整有序的社会政治文化制度。两者相辅相成。它代表秩序、和谐的古代社会,是一种从“家天下”的“亲亲敬长”发散开去,直至“治国平天下”的理论体系。

 

礼乐的表达都有一定的形式。玉帛荐献,进退揖让,黄钟大吕,干戚羽旄,都是礼乐之美。但是欣赏盛美的仪式并不只是为了满足耳目之欢,更重要的是要体会礼乐文明引领教化的本义。

《礼记·乐记》曰:“乐者天地之和也;礼者,天地之序也。和,故百物皆化;序,故群物皆别。”(乐所表现的是天地间的和谐;礼所表现的是天地间的秩序。因为和谐,万物能化育生长;因为秩序,万物能显现出差别。)“乐也者,情之不可变也,礼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乐统同,礼辨异,礼乐之说,贯乎人情矣。”(乐,是人的性情、情感的直接表达,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成分;礼,是事物之理不可改易的内在体现。乐是用来统一相同、集中民心的,礼是用来辨别不同的,礼乐的学说,是人情事理的内在表现。)对于一个社会来说,秩序与和谐是稳定发展的重要前提。没有秩序,就会陷入混乱;没有和谐,人心就会涣散。这样,社会体系将无法维持下去。因此,秩序与和谐十分重要。

《礼记·乐记》又有:“乐在宗庙之中,君臣上下同听之,则莫不和敬;在族长乡里之中,长幼同听之,则莫不和顺;在闺门之内,父子兄弟同听之,则莫不和亲。”(君臣在宗庙里祭祀列祖列宗,一起倾听反映尊卑贵贱的音乐,才会在君臣之间产生“和敬"”效果;在族长乡里的特定气氛中,同族老幼在一起倾听反映长幼有序的音乐,才能获得“和顺”的效果;在家族闺门中,父子兄弟在一起倾听反映父慈子孝的音乐,才能获得“和亲”的效果。)“故乐者,审一以定和,比物以饰节,节奏合以成文,所以合和父子君臣,附亲万民也,是先王立乐之方也。”(所以音乐演奏,一定要审定一个不高不低的中声作为主音,再确定其它和音,配上各种乐器调整节奏,一起演奏起来,就能声音和谐。它所产生的效果,打动的感情,也就自然和谐,就能使本来不“和”的父子君臣 “和谐”起来,达到亲和民众的效果。这就是先王制“乐”的目的。)指出人的声音与人的感情是一致的。通过音乐上的和谐一致,可以达到人们感情上的和谐一致。“乐”的作用便是协调世间万物的纲纪, 用“乐”之“和”,去弥合“礼”之“分”所造成的心理差距,使人们各安其位,和谐相处,快乐安宁。

周代制定了非常严格的“礼乐”制度,已经达到了一个礼乐不分家的地步,所谓“礼之所及,乐必从之”。

《周礼·春官》 中把乐器分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丝、木、匏、竹八类,称八音,也是最早的乐器分类法之一。金音指钟、铙等;石音指磬;土音指埙 ;革音指鼓 ;丝音指琴、瑟等 ;木音指柷、敔等 ;匏音指笙、竽等 ;竹音指箫、笛、管、篪等,现在所说的丝竹就是丝音和竹音的简称。

金属乐器大多由铜和锡混合制成。其中最主要的是钟类乐器。它们的共同特性是声音宏亮,音质清脆,音色柔合。有的“钟”只有一个孤零零地悬挂在那儿,叫“特钟”;有的成群结队,排着座次,叫“编钟”。编钟敲起来声音各不相同,有高低变化。在当时所有乐器当中,钟由于是用金属冶炼而成的,属于当时的高科技产品,耗费也比较高昂,所以其生产从来都是“限量版”的,于是逐渐成为贵族阶层所独享的乐器。为此周代的礼乐制度当中,就特意为钟量身定做了一套制度——悬。宫悬,即四面都挂上编钟,此为王之特权;三面挂上编钟,为轩悬,即这是赐给诸侯们的;二面挂上编钟,为判悬,这是赐给大夫们享用的;特悬即一面挂上编钟,则是给士使用的。平民百姓是不能逾越身份使用编钟的,哪怕你再富有,谁逾越了这个规定,就是违背了礼,要受到严厉的惩处。所以现在我们形容人们过着富贵的生活时,往往都喜欢用“钟鸣鼎食”这个成语。

 

石类乐器“磬”是汉民族历史上最古老的石制打击乐器。石质越坚硬,声音就越铿锵宏亮。磬可分为特磬,编磬等。单个特磬取片状石材,制成曲尺形,上钻磨一孔,悬挂敲击,作为氏族“鸣以聚众”的信号乐器。其造型又酷似古人在宗庙、宗族大典时虔诚的鞠躬之礼,故有“磬折”之说。编磬是由多枚大小不同或厚薄不同的石块按律吕依次编悬而成,在宗庙祭祀、宗族盛宴等大典时与编钟一起合奏。《诗经·那》有“既和且平,依我磬声”,其中的磬,即是说的此种编磬。

此外,卿大夫和士可以听丝竹之声。而下层百姓只能在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之余,借陶制乐器如埙之类取乐。

在周代,乐器也是一种礼器。宗庙或祭祀仪式中所陈列的乐器,除演奏外,更是作为权力或威仪的象征。例如:钟是一种乐器,但不仅仅是为了娱乐,更是一种礼,一种宣教治国的重要手段。

子曰:“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?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?”(孔子说:“礼呀礼呀,仅仅指的是玉帛等礼物吗?乐呀乐呀,仅仅指的是钟鼓等乐器吗?”)礼乐的复兴在孔子眼里绝不仅仅是送送玉帛、敲敲鼓等一系列简单的物质形式。从政治意义上讲,只有通过礼乐教化使个人修养提升,人与人在情理上互相默契,在进退俯仰之间自觉遵循一种行而有等、爱而有差的行为法则和等级制度,才能真正构建起和谐有度的社会秩序,实现天下大治。




周代制定了非常严格的“礼乐”制度,已经达到了一个礼乐不分家的地步,所谓“礼之所及,乐必从之”。



《周礼·春官》 中把乐器分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丝、木、匏、竹八类,称八音,也是最早的乐器分类法之一。金音指钟、铙等;石音指磬;土音指埙 ;革音指鼓 ;丝音指琴、瑟等 ;木音指柷、敔等 ;匏音指笙、竽等 ;竹音指箫、笛、管、篪等,现在所说的丝竹就是丝音和竹音的简称。



金属乐器大多由铜和锡混合制成。其中最主要的是钟类乐器。它们的共同特性是声音宏亮,音质清脆,音色柔合。有的“钟”只有一个孤零零地悬挂在那儿,叫“特钟”;有的成群结队,排着座次,叫“编钟”。编钟敲起来声音各不相同,有高低变化。在当时所有乐器当中,钟由于是用金属冶炼而成的,属于当时的高科技产品,耗费也比较高昂,所以其生产从来都是“限量版”的,于是逐渐成为贵族阶层所独享的乐器。为此周代的礼乐制度当中,就特意为钟量身定做了一套制度——悬。宫悬,即四面都挂上编钟,此为王之特权;三面挂上编钟,为轩悬,即这是赐给诸侯们的;二面挂上编钟,为判悬,这是赐给大夫们享用的;特悬即一面挂上编钟,则是给士使用的。平民百姓是不能逾越身份使用编钟的,哪怕你再富有,谁逾越了这个规定,就是违背了礼,要受到严厉的惩处。所以现在我们形容人们过着富贵的生活时,往往都喜欢用“钟鸣鼎食”这个成语。



 

版权所有:清华大学中国礼学研究中心     京ICP备07000762号-2     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